有趣的建筑设计,向极少主义致敬!

2020.11.3

现在学艺术,还来得及不?来得及!封纳塔也是50岁左右才脑洞大开,在画布上划了一刀,划出一位极少主义大师出来。

 

 

 

更重要的是, 他只是在画布上划了几刀,作品拍出1.85亿元,他就是卢齐欧·封塔纳,20世纪最伟大的幻想家之一。

 

 

 

“探寻宇宙的过程即为发现未尽空间。划破画布留下刻痕,也就是我探寻永无尽头的空间的方法。对我来说,这是当代艺术的基础。”封塔纳这样解释他的《空间概念》。

 

 

 

白的,红的,黄的,绿的...每年的香港巴塞尔都会多看几眼,封塔纳的作品几乎成为香港巴塞尔的标配。

 

 

这是当代艺术大师卢齐欧·封塔纳的作品,作品简单至极,其实就是将一块画布用小刀划破,留下一道或几道划痕。

 

曾有艺术评论家指出,艺术家还原每幅作品具体的人类精神史、美术史语境很必要,有的作品看似荒谬,却具有绘画观念变革的标志性意义,封塔纳的刀痕画就属于这一类。


早在1950年前后,封塔纳就开始尝试刀痕画了,其意义在于,一刀毁掉观者原本想要看到一个正常画面的期望,封塔纳也因此成为极少主义的始祖。 你知道了他,就等于知道了一切!

 

 

▌关于自由

 

飞翔的蝴蝶会引发我的想象。它将我从思想中解放出来。我在时间中为自己松了绑,开始制造“洞孔”。

 

 

▌关于神灵


神什么都不是,但意味着一切。

 


关于变化


我们生活在一个机械的时代。布面油画以及站立的石膏像已经没有继续存在的意义。我们需要的是从本质及形式上的改变。我们需要的是能够取代绘画、雕塑、诗歌以及音乐的东西。我们需要的是与全新精神的需求和谐共处的艺术。

 

 

 

关于空间


我不想拓展绘画,我想扩展空间,创造一个新的维度,与宇宙相连,好像它能够无限延展,突破图像的平面局限。打破了画布的空间,好像在说:自此我们可以自由地做我们喜欢的了。

 


关于进化


我们在延续着艺术的进化。

 


关于创新


运动中的物质、颜色和声音,都是一种现象,它们的同步发展成就出新艺术。

 

 

关于发现


“洞孔”就是我的新发现,我创造了无限的一维。这样的发现足以让我瞑目了。

 

 

一个走进洞穴的人,他自己这样说, “弄出一个洞, 打破了画布的空间, 好像在说:至此我们可以自由地做我们喜欢的了。”

 

 

我想扩展空间,创造一个新的维度与宇宙相连,好像它能够无限延展,突破图像的平面局限。 ——卢西奥·丰塔纳


他是空间主义的创始人,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幻想家之一,被认为是极少主义的始祖,从伊夫·克莱因(Yves Klein)到今天,他的作品深深影响了几代艺术家;他也是饱受争议的艺术家,只是因为在画布上划了几道口子就能卖到2000多万美元。他就是Lucio Fontana(卢西奥·丰塔纳)。

 

 

人们质疑为何许多天价艺术品简单得傻气时,卢西奥·丰塔纳(Lucio Fontana)常常被拿出来做例子:他只是在刷得特别平的画布上,拿刀子割几个口子,戳几个窟窿,为什么竟卖到2000万美元以上? 许多非具象艺术家会受到此类来自古典主义美学的质疑。随着历史推进,艺术大师们用自己的才华创造新的美学逻辑和体验模式,一点点拓展人类表现的可能性维度。 这些图像自主或不自主地留在人们的意识中,构建起我们的认知方式,那些开创了全新视觉体验的艺术家,自然值得人们关注。

 

Campione Olimpionico 彩色石膏 121×92×70cm 1932

 

即使在今天,卢西奥·丰塔纳过世已经超过四十年,这位艺术家的作品看起来仍然十分独特。 提起丰塔纳的大名,我们脑海里立刻闪现出色调明快厚实的单色画面上,仿佛霹雳一般割开人们习惯性观赏的裂痕。在他的画面中,裂痕或单独出现,或几条有机排列,锋利的刀体准确找到位置,迅速割开,因此边缘整齐不带一丝犹豫。


莫瑞吉奥·卡特兰(Maurizio Cattelan)曾向丰塔纳致敬,借鉴佐罗行侠仗义之后的留名,创作红色画布上划出“Z”的作品。

 

 

打破二维空间的结界


丰塔纳1899年出生在阿根廷一个混血家庭,母亲是阿根廷人,父亲是意大利的雕塑家。年幼时,他和家人回到意大利米兰生活,23岁时返回阿根廷,和父亲一起工作,同时一点点开始自己的创作。 在创作初期,丰塔纳并未形成后来空间主义的创作模式。他年轻时候集中创作雕塑,作品有明显的原始风格,此后逐渐拓展,作品涉及绘画、金属雕塑、陶瓷等,十九世纪三十年代时便成为意大利最初研究抽象主义的艺术家之一。 在他“前空间主义”的作品中,我们看到他利用不同材料,在不同创作方向的探索,既有纤细妙曼铁丝弯成的雕塑,也有表现人物、静物的古典风格彩色作品。

 

1966年所作《Concetto spaziale, Attese》 Fondazione Lucio Fontana, Milano / by SIAE / Adagp, Paris 2014

 

二战期间,丰塔纳回到阿根廷,和一些艺术家、学者朋友共同创建了空间主义。在他看来,艺术应当跨越绘画、雕塑等形式和材料的隔阂,与诗歌、建筑、音乐等其他艺术形式结合,发展成一种“结合时间与空间,建立在此基础上的艺术”,追求艺术中的新精神。 顺着这个思路,从1949年开始,已经回到意大利米兰的丰塔纳开始尝试打破材料的限制。


这个“打破材料的限制”,在丰塔纳的创作中以一种非常具象的方式显示。一般来说,架上作品和雕塑作品的分野非常清晰:架上是二维的艺术,而雕塑是三维的艺术。丰塔纳戳破画布,在画面上打洞。


在丰塔纳看来,画布“不是,或不再是支撑物,而是一种幻象”。画布仿佛是将画面禁锢在二维概念的结界,戳破了这一层结界,破洞就创造出了另一重围度,如此架上作品也就变得立体,穿透画布并非为了破坏,反而是为了构建。这一逻辑后来又被运用在他的雕塑中。


▼下图为深圳-能源大厦

 

深圳能源大厦由丹麦设计师Bjarke Ingels(比雅克 英格斯)设计。


这位设计师1974年出生在丹麦,由他带领的Bjarke Ingels Group (BIG)团队成立于2006年。


BIG的出现为近几年的建筑界注入了一股强大的新鲜力量,他的许多作品打破了人们对建筑的常规理解,蔑视一切公约与信条,大胆地表达出其内心的梦想。Bjarke Ingels常常将可持续发展与社会学的概念引入其设计内,却往往寻求一种介于俏皮与实际应用间的平衡。

 


首页      我们的项目      我们的业务      加入我们
©2016 Original 版权所有